回家——驻马店网——驻马店新闻网

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19日09:02:29来历:修改:魏甜甜 【  】

发送短信 zmdsjb 到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□张海燕

袅袅升起的炊烟,余晖返照的黄昏,温婉安静的家乡,伴着妈妈的呼喊,时常在梦中萦现。

回家,多么亲切的字眼,多么温馨的词汇。

有人荣归故土,带着一身的光辉,有人落魄回来,携着满心的疲倦。平步青云的人想让故乡目睹奇观,贫穷失意的人想回乡求得顷刻安定。无论成败荣辱,都要让家来见证。

家,孕育着多少人最初的梦想,承载着多少人的未来的希冀,记载着多少人生长的轨迹。

虽然,或许只是几间破旧的平房,或是低矮的瓦房,也许是一处幽静的院落,几棵繁荣的柿子树,几株葱翠的葡萄藤,可总是让你有难以割舍的情绪。

你总能听见清晨第一只早上的鸟儿的啼啭;你知道初夏时池塘的东南角最早响起第一片蛙鸣;你记得在月光下的院落里,一家人围坐一同拉着家常;夏日的正午伴着聒噪的蝉鸣,秋天的夜晚沉溺在此起彼伏的蛐蛐声中。

冬天来了,雪花飘了,柴火燃起来了,红红的,暖暖的。大人们在火堆旁唠着闲话,剥着花生,小孩在雪地里打闹着,欢笑着 噼里啪啦的烧火声, 大人的说话声,小孩的欢闹声将冬天的旋律也燃烧起来,此刻的家是温暖的,祥和的。

年幼的我曾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上挥舞着自创的少林拳法,信誓旦旦将来要当差人;也曾在冬天的寒夜里熬夜写作业,将严寒的脚放在妈妈的身上取暖和。也曾在炎炎的夏日,在妈妈挥动的蒲葵扇的冷风中香甜地入眠。 

妈妈总是给孩子自在的固执,深得不见底的爱,远得无边的挂念 但是我们长大了,却连家也很少回了,似乎忘掉了那曾是我们的家,现在也应该是我们的家,将来也仍是我们的家。

回家的心绪总是安静,单纯的,似乎一切尘世繁琐都不复存在,只浸在爸爸妈妈浓浓的爱里,醇醇的亲情里。觉得只需有爸爸妈妈在,一切不堪都不在话下。回家的心境总是轻松,温暖的,卸下心中的负荷,看着爸爸妈妈的笑脸,听着暖心的话语,似乎又回到儿时的纯真的梦里。爸爸妈妈的话语都是朴素的日子的真理,他们的人生里沉淀了苦难和甜蜜的精粹。

回家,梳理烦乱的心绪,拂去身心的疲倦,让心灵得到栖息,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感觉又找回了自己;回家,忘却世俗的纷争,扔掉心中的负累,感受自在痛快地呼吸;回家,找回困顿的勇气,积储前行的力气,知道自己不是在单飞,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当地温暖如斯,纯净如水。

无论多久多远,我都会还记得,月光下放逐的思念,东边树林间冉冉升起的那一簇火红

相关阅读